首页-

    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需要助力!

  2月23日上午,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召集中超、中甲、中乙各级职业俱乐部代表召开线上工作会议,就2022赛季国内各级职业联赛的筹备、竞赛计划安排等诸多事宜进行部署,同时还向与会各俱乐部下发了“中国足球协会关于2022赛季职业联赛恢复主客场比赛的商函”。商函由与会代表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之后,引发了各方关注。联赛全面恢复主客场制,是当前低谷中的中国足球所渴望的,甚至事关中国职业足球的生死。但想要全面恢复,恐怕仅仅依靠中国足协是远远不够的,很大程度上离不开各级政府部门的鼎力支持。

  1

  商函成“测试气球”

  2022赛季中超联赛如何展开?各方很早就已经有传言,无论是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还是各俱乐部,都希望全面恢复主客场制。2月14日体坛周报刊发的《2022中超大模样》一文中,其实就已经明确提出“力争全面恢复主客场”将是接下来中国足球各方在低谷之中重振的第一步,也是各项工作中的重中之重。但舆论的呼吁是一回事,此事始终未有来自官方的消息。

  而这次的线上工作会议期间,所下发的商函中明确提出:“中国足球协会拟于4月在疫情防控常态化基础上开始恢复2022赛季中超联赛、中甲联赛、中乙联赛常规主客场赛制。”某种程度上,这份商函等同于一个“测试气球”。如果由中国足协或中足联筹备组通过官方渠道发布,显然不合时宜,毕竟目前仅仅只是意向之中,否则这份材料也不会是以“商函”的名义下发,材料中也不会强调一个“拟”字。

  作为职业联赛的监管部门以及具体主办单位,不管是中国足协还是中足联筹备组,都是希望能够全面恢复联赛的主客场制。但能否顺利推进实施,并不仅仅是中国足协就可以决定的,毕竟各参赛俱乐部还涉及到所属地的管理问题。在目前的防疫大形势下,各地政府部门的意见与态度十分重要。商函中也很明确写到:“请各俱乐部及注册地会员协会共同上报属地政府,在主场赛区的防疫工作、竞赛工作等方面给予支持和协助。”

  商函发出并汇总意见之后,某种程度上将影响甚至决定着新赛季的赛制。以中超18队为例,除去一城两队的地方,如果累计有12或13个所涉及城市的政府部门同意,这就意味着主客场制大概率可以顺利实施,个别无法在自己主场进行比赛的球队,可以另择场地作为主场。而假设回收反馈的意见是多数地方政府都不同意,则主客场制肯定无法恢复。

  2

  支持足球态度可见一斑

  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说,中国足球目前正处于全面低谷时期,与国家、人民的期望值相去甚远。可某种程度上,反馈意见又可以真实地体现出足球在中国社会中更真实的地位。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层面的改革措施频出。作为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体育得到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高度重视,而“振兴足球”作为发展体育运动、建设体育强国的重要任务也摆上了日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足球改革总体方案》,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与中国体育强国梦息息相关。而发展振兴足球,是建设体育强国的必然要求,也是全国人民的热切期盼。

  地方政府这些年来也对足球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在中国足球目前整体处于低迷时,更需要拿出切实可行的方案来支持,在全面执行好国家防疫政策的大前提下,支持与协助联赛恢复主客场制,让足球重新回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或许从这方面也可以反映出中国足球在现实社会中的地位,中国社会是否真的需要足球,还是仅仅只需要一个“进军世界杯”的成绩

  当然,足球或许真的并非中国社会的刚需。而且这些年来中国足球职业化的进程,某种程度上也让职业俱乐部是与各地的政府部门完全脱钩。除了部分国企为背景的俱乐部之外,更多的是私人企业或公司在支撑与管理俱乐部。而如果俱乐部公司的股改已经完成,在国资、国企全面介入之后,则又是另外一种情况。这其实在某种程度上又反映出当下中国足球职业化进程的现实尴尬,俱乐部公司股改进展效果并不理想的消息不断传出。

  3

  中国足协不是政府部门

  其实,一个可以预见的现实情况就是主客场制的设想很美好,但现实中推进未必会顺畅。一方面,目前国家防疫政策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松动,毕竟目前疫情尚未结束,尚未到完全放开的地步。而另一方面,中国足协其实仅仅只是一个社团组织,在联赛的实际推进工作中会有很大的问题

  国内现行的行政管理体制是“属地管理原则”,这其中政府的角色与作用不言而喻。但唯独现在的中国足球是一个例外,在脱离了地方体育局(代表政府部门)后,俱乐部所有事务全部都落到了中国足协,这就形成了一个“管理盲区”。

  社会各界之所以将对中国足球不满,全部的矛头都对准中国足协,很大程度上是行政管理体制的思维惯性所致,因为在普通人看来中国足协既然是最高的管理部门,就必须全权负责甚至在足球行为中扮演和承担起政府的职能,可中国足协只是社团组织,并不具备一级政府的职能。当其他体育项目可以通过体育行政管理部门来处理与解决相关事务时,中国足球在脱钩之后这条路就不一定走得通。当下中国足球的治理和治理结构,与整个中国社会的意识形态不相匹配。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矛盾中,中国足球与中国社会的发展格格不入,甚至成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社会弃子”。但在某种程度上,单就“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主客场制恢复”这一件事,如果没有政府部门的支持,恐怕是绝对难以推进下去的。

  现实究竟如何?我们只能拭目以待。或许更可行的是,在今年先让中超联赛逐步过渡、恢复到主客场制,而中甲与中乙联赛则暂时先维系过去两年的赛制情况,待时机成熟之时再全面转向为主客场制。不求一步到位,但求平稳过渡,这样的选择也许更容易被接受和可行。